央廣網魯甸8月7日消息 據中國之聲《新聞晚高峰》報道,不管是汶川,在魯甸抗震救災第一線,有這樣五個姑娘,她們來自十四集團軍工兵團,和男兵一樣,她們第一時間徒步進入震中,在廢新竹買屋墟上鍬挖手刨,她們會把礦泉水省下來留給搜救犬,她們會在清晨互相剪著頭髮簾。這是去年9月工兵團成立全國首個女子地震救援隊以來,女兵隊員首次參加地震救援。在震中龍頭山鎮,她們被稱為龍頭山上的“五朵金花”。
  在龍頭山鎮老街賣房子一帶的廢墟上,14集團軍工兵團的5名女兵正在搜排。
  鄧小雨:如果有賣房子人的話,應該會埋的很深,而且……
  說話的人叫鄧小雨,來自重慶,今年19歲,出身軍人世家,在一處廢墟上,她和戰友們接到了新外接式硬碟的命令。
  記者:剛剛隨身碟收到的是什麼樣的信息?
  田紅嬌:附近埋了一個小娃娃,搜救犬去搜救。
  發命令的人叫田紅嬌,來自黑龍江綏化,大學時的專業是體育教育,2008年讀大二的她通過公招當兵入伍,現在是一名班長。
  來到群眾求助的廢墟上,搜救犬卻難以進入工作狀態。
  記者:我看他這個舌頭都吐的很長了。
  女兵:累倒了,路程太遙遠了,我們徒步進來就是20公里,天氣又比較熱,而且現在有點缺水。它太累了。
  記者:那你們累不累?
  女兵:我們就是趕著搶時間,當然也累,但是更多的是想早點到這裡,早點看一下有沒有幸存者,或者幫忙運送一下遇難者。
  女兵們把自己隨聲攜帶的礦泉水留給了搜救犬多麗。烈日當頭,黃豆大小的汗珠幾乎覆蓋住她們整張黝黑的臉,只有坍塌屋檐下露出片片陰涼,而那裡是他們的戰場。說到“抗震救災中的五朵金花”,班長田紅嬌說:
  田紅嬌:我們都不是什麼百合花,也不是什麼玫瑰花,我覺得這些太嬌氣了,用不到我們身上。
  田紅嬌說,自己就像一株生命力頑強的月季花,但在搜救現場卻難掩內心的那一瞬柔軟。
  田紅嬌:當時我們接到任務,說這邊有一家四口,我們幾個人就手牽著手,那種感覺就是揪心,眼淚就在眼圈打轉。
  代雅娟覺得自己像梅花,從嬌生慣養到助人為樂就像經歷了寒冬的歷練,抗震救災就像一堂成長的課。
  代雅娟:以前在家裡面,獨生子女覺得自己就比較自私,各方面都不太會去幫助別人,但是來到這裡,學到更多的就是在人家遇到困難的時候伸出自己的援助之手,梅花香自苦寒來嘛。
  熊潔,2003年畢業於雲南藝術學院戲劇導演專業後入伍,她說,當兵是從小的夢想,自己就像嚮日葵,永遠追趕著陽光。
  記者:什麼是你心裡的太陽?
  熊潔:應該是一種希望,就像在地震災區,我們是受災群眾的希望,同時比如說他們的親人或者朋友被困了,他們的朋友親人也是被困者的希望一樣。
  邱澤敏,今年19歲,無論是從魯甸縣城到龍頭山鎮徒步行軍還是在廢墟上搜排救援都贏得了男兵們贊嘆,學東西慢,能吃苦,不斷向上挑戰攀爬,為她贏得了牽牛花的美譽。
  邱澤敏:盡自己最大的努力跑,跟那些男班長跑,還是挺累的說實話,旁邊其他的部隊說,女兵都好猛,聽著真的覺得心裡挺舒服的。
  自稱像高山含笑的鄧小雨也被戰友稱作“女許三多”,完成自己的任務後,她又加入了在廢墟中搶運糧食的隊伍,扛起一袋50斤重的大米向山下走去。
  鄧小雨:有時候自己幹了什麼事情,自己都不知道,就想著有活乾就趕緊乾好,也是幫忙嘛。  (原標題:[特寫]龍頭山上抗震救災的“五朵金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c00bcamtq 的頭像
bc00bcamtq

member

bc00bcamtq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